返回
顶部

修改密码

首页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大胆”的金丝猴

+1

-1

收藏

+1

-1

点赞0

评论0

图/文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柯皓 通讯员 陈尧 张燃

“‘大胆’也许还会回来,我们都在盼着它回家……”大龙潭金丝猴野外研究基地负责人吴锋抬头望着身前的密林,若有所思。

5月19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走进神农架国家公园科学研究院大龙潭金丝猴野外研究基地,就听到这群“护猴人”说起与金丝猴“大胆”的故事。

5月19日,坐在树干上的雄性金丝猴。

5月19日,猴群在树上休息。

2020年12月29日,“大胆”最后一次出现在基地。(通讯员 吴锋 摄)

5月20日,基地的科研人员捧起溪水解渴。

在16年前,金丝猴远远地看到人,就逃之夭夭。经过大家不懈地对猴群进行跟踪式补食实验,终于,有一只大胆的青年雄猴尝试着吃了投放的苹果,成为神农架第一只吃人类补食苹果的金丝猴,它的举动引起其他金丝猴的效仿,从此,自然保护区的管理人员与金丝猴之间实现了近距离接触。这只金丝猴,被大家取名“大胆”。

吴锋上次见到大胆,还是在2020年岁末,恰逢一场瑞雪,研究基地外白茫茫一片,他晨起开门,第一眼便瞧见了守候在门口的“大胆”。它坐在雪地里,目光呆滞,一动不动,直到感知到吴锋的存在,才缓缓抬头,与他对视。“后来,‘大胆’跟着其他猴群迁徙,就没有再回来……”说着说着,吴锋陷入回忆,眼眶微红。

吴锋的好搭档、共同守护神农架金丝猴达16载的黄天鹏接过话茬,“金丝猴的平均寿命只有20岁左右,‘大胆’却活过了26岁,在金丝猴种群中算是一个奇迹。”黄天鹏告诉记者,“大胆”是整个猴群中最年老的一只,它已不似青壮年时期那么勇敢矫健,而是已变得老态龙钟……

黄天鹏在宿舍整理金丝猴影像资料。

吴锋的手机里保留着他与“大胆”最后的合影,“大胆”神色安然,蹲坐在吴峰身旁。一晃眼,已半年不见“大胆”了。吴锋在手机里翻阅一张张照片,好似在回溯“大胆”从勇猛矫健到步履蹒跚、英雄迟暮。

大家期盼着奇迹出现,仍坚持早上天一亮上山观察金丝猴的踪迹,中午进一趟林子给金丝猴录音、拍照,记录金丝猴的活动,天黑前还要进山,跟踪确定猴群睡觉的位置……

在海拔2200多米,坡度接近60度的密林里爬山不是件轻松的事。“我们每天最少要上山三趟,早就不会觉得累了,每天几万步,在微信运动里那可都是前几名!”吴锋打趣道。

“看,猴群就在前面。”吴锋和黄天鹏对着山林用猴语“噫……噫……”地大声召唤,群猴马上响应,也“噫……噫”地叫起来。研究员们坐在树梢下,猴群就在身边嬉戏打闹。金丝猴看到黄天鹏,马上就爬过来翻他的手掌心和衣服口袋,这样的场景引得吴锋等人哈哈大笑。

眺望对面的山头,依稀可见一间小木屋,这个木屋曾经是研究员们用来隐蔽观察金丝猴的地方,如今只在恶劣天气时使用。

吴锋(左)和黄天鹏在记录金丝猴的活动。他们已在这里陪伴金丝猴16年。

黄天鹏在林间小憩,金丝猴们和他围坐在一起。长期的跟踪观察,大龙潭这个猴群跟科研院工作人员已经融为一体。

“以前,它们警惕性很高,我们只能躲在木屋中隔着很远用望远镜、长焦相机观察金丝猴群。”吴锋回忆说,研究人员常常背着帐篷、睡袋,在原始森林里翻山越岭,寻觅金丝猴足迹,渴了饮山泉水,饿了嚼冷馒头。

“来基地16年,我只在家里过了6个春节,其他时候都和猴群待在一起。”吴锋说,研究基地的人员与猴子待的时间比和家人的还长。

“红毛头部的毛发最漂亮,阳光下红灿灿的,漂亮极了。”“白头脾气不好,经常和其他金丝猴产生矛盾,是猴家长中妻子最少的。”“厚厚长得帅气,毛色艳丽,性格温顺,很受母猴喜欢。”

谈起金丝猴,吴锋神采飞扬、滔滔不绝。他介绍,神农架金丝猴共有10个种群,大龙潭金丝猴群体是其中最小的一个,数量约100只,7个家庭,1个全雄单元。每一只猴子都像“大胆”一样拥有独特的名字,金丝猴长相各异,性格、声音也有不同,基地研究人员都能准确叫出每只猴的名字。

采访当日,母猴“晶晶”顺利诞下一只健康的小猴崽。“今年已经新添10个猴宝宝了。”吴锋欣喜地向告诉记者。

背景链接

神农架金丝猴鼻孔向上仰,所以也叫仰鼻猴。仰鼻猴总共有4种,包括川金丝猴、滇金丝猴、黔金丝猴、越南金丝猴,除最后一种分布在越南外,其他3种均为中国特有,且数量稀少,是与大熊猫齐名的国宝级动物。神农架金丝猴属于川金丝猴。

评论
已有0条评论
0/150
提交
相关推荐
今日要闻
换一批
热点排行